时光网讯 《星球大战》后传三部一部比一部争议大,但衍生剧《曼达洛人》却是一致被称赞,近日《曼达洛人 第二季》首曝预告,佩德罗·帕斯卡、卡尔·韦瑟斯、吉娜·卡拉诺等主演及尤达宝宝均将回归。本剧将于10月30日登陆Disney+。

《曼达洛人》由乔恩·费儒操刀剧本,并担任制片。故事发生在《星球大战:绝地归来》死星陨落的五年后,距离《星球大战:原力觉醒》(2015)的故事还有25年。该剧去年底随Disney+上线后,口碑大爆,备受好评,尤达宝宝也成为新晋“网红”,第二季的预告里它的戏份都增加了很多。

深圳大学传播学院特聘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常江,也不时把小时候的动画片翻出来看一看。当时吸引他的是有趣离奇的情节,现在重看,有时能看出一些属于成人世界的东西,比如,《天书奇谭》中对于“伪装”和“欺骗”的表现,其实既有节制又十分到位。

刘盈嘉介绍,老动画最初是用胶片拍摄制作的,有的在早些年已经转换成了数字格式,但在今天的屏幕上来看,精度是不够的,用观众的观感来说,“画面像蒙着一层雾”。

看出了和小时候不一样的东西

而对更多“高龄”观众来说,他们中不少已经为人父母,带着娃一起看就成为常规操作。数据显示,40岁以上用户贡献了将近20%的观看时长。

“我差不多每半年重看一次,压力大的时候就会看,反反复复,它能让人全身心投入那个想象中的乌托邦。”因为喜欢片中的十里画廊和金鞭溪客栈,彭镜陶大一暑假自己出门旅行去湘西张家界,大部分人都去更热闹的天门山,她却执意选了人少的一条路线,去了十里画廊和金鞭溪,“感觉人生圆满”。

在几十年前,动画属于制作难度较大、制作成本较高的媒介内容,因此作品数量并不多,相对更容易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。对常江来说,重看老动画,一方面是缅怀一个特定时代的感觉,另一方面也是期望借过去和现在的动画片的比较,来理解自己与更年轻一代思维方式的差异。

比如,1991年的《葫芦小金刚》受当年技术制约,画面早已出现褪色、划痕等损伤,清晰度也无法满足现在的观看体验。通过AI、超级分辨率视频增强等技术对片源进行数字化修复后,画质从360P标清达到蓝光1080P的标准。1984年播出的《黑猫警长》,历经时间侵蚀,噪声和抖动十分明显,经过高清修复后,画质也从最初的标清提高到了蓝光1080P。

此外,展览还将影像、模型等多种展件融入不同单元来丰富观众的参观体验,并设计了唐装拍照、壁画临摹等活动,让观众在欣赏壁画的同时,通过互动体验的方式深入领略大唐文化的非凡魅力。

文爽,自称“年届不惑的80后老母亲” ,号称看过所有小时候电视台播过的国产动画,最爱的是《三个和尚》,直到现在还在翻来覆去地看。她不仅注意到三个和尚的衣服是红黄蓝三原色,甚至还看出那只贯穿全集、不时探头探脑冒出来的老鼠,是一个“灵魂配角”。现在,文爽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女儿,也和她一起看《三个和尚》。片中教育团结友爱的内涵也许小姑娘还不明白,但文爽觉得,在这部没有一句对白的经典动画中,母女俩的童年得到了连接。

优酷高级技术专家刘盈嘉本人就是一个超级动画迷,“我一直觉得上美影厂一点儿也不输迪士尼,黑猫警长、葫芦兄弟、舒克贝塔、邋遢大王……都是那个年代的超级大IP。而且那时候的动画非常有艺术性,还蕴含了浓浓的中国情结,值得流传下去”。

“我个人特别喜欢《邋遢大王奇遇记》,它的文本内涵其实十分丰富,比如,它不会把老鼠视为人类的一个统一的对立面,而是对这个群体本身也进行分化。”常江说,“这些动画片无论是仙侠、动物、魔怪,其实都在隐喻人类社会,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纯粹的儿童文化。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也许是一些历史的积因,动画的创作者在作品中寄予了更宏大的社会理想。”

智利圣地亚哥一家临床医院的丹尼尔·古兹曼(Daniel Guzmán)医生对这一建议表示赞同。他说:“在隔离状态下的麦哲伦大区,很多人依然外出工作。他们在外逗留数小时,并不知晓旁人是否感染新冠。因此,为有效抑制疫情传播,我希望,该大区居民可以听从这一建议。”

老动画被寄予宏大理想,修复后还是原来的味道

刘盈嘉表示,在修复过程中,依然会保留老动画原有的色调,除了个别几部色偏比较严重需要修复,绝大部分动画都还是原来的味道,不会让观众觉得这是新拍的。观众对此也十分买账,数据显示,高清修复的经典国产动画片上线后,观看人数同比增长59.6%;人均每天观看时长超过1小时,同比增长43.7%。

暑假到了,又到了孩子在家长的默许下,可以稍微放肆地看动画片的时候了。不过,孩子可能不知道,他们大人,其实也在趁机看。

“这部片子比较小众,小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这么喜欢。后来慢慢发现,片子里那一家子人参,是我看过的动画片里家族感觉最强的,有爷爷、爸爸、姐姐、弟弟,一家人一起保护家园的感觉很温暖。家里人经常说我比同龄人的家族认同感更重,也更念旧,可能和这部动画有关吧。”杨歆儿说。

1999年出生的彭镜陶,小时候遇到一部著名的动画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,她喜欢看片中两位主人公“暗戳戳发糖”,觉得它们给男孩女孩都做出了一个非常好的表率——没有什么事是男性做得到而女性做不到的,这甚至影响了她长大后对理想伴侣的定义。

本次唐代壁画文化特展是继敦煌文化艺术展在台巡展后,又一古代壁画文化在台展出,两者相映生辉,较为全面地展示了中国古代壁画的艺术风貌。(完)

最早的80后已经年届不惑,最早的90后已经到了而立之年。长大成人多年,为什么我们还爱看小时候的动画?

28岁的杨歆儿小时候最爱《人参王国》,水墨风格,每一集的题目是章回体的,开头还有题诗,好多字都是从这部动画里认识的,比如熊罴的“罴”。杨歆儿有个习惯,喜欢的动画片会一直看,“高三时,有一天中午大家想放松,就在班里的电脑投影放《人参王国》,熟悉的东西给我们带来安全感和美好的回忆”。

本次展出分为“长安”“风尚”“融汇”“重现”四个单元,通过40余幅高清数字技术打印的唐代墓葬壁画作品,从宫殿建筑、服饰艺术、时尚运动、交流交往等多方面呈现唐代的艺术文化风貌,并辅以壁画考古文物科技保护等内容,使民众可以全方位了解唐代壁画的珍贵所在。

近日优酷发布的《经典动画高清修复用户报告》显示,6月累计有300万人观看站内高清经典动画;观看时长名列前五的,分别是《葫芦兄弟》(95.4万小时)、《黑猫警长》(73.1万小时)、《葫芦小金刚》、《舒克与贝塔》、《阿凡提的故事》。90后和80后是主力人群,观看时长分别占55.44%和27.21%。

带娃一起看,老动画依然是好故事

据悉,唐代壁画文化特展主要在台湾各大高校巡回展出,继台湾师范大学之后,还将先后走进台湾中兴大学和台湾中原大学。同期,还将举办“由真至艺—七至九世纪唐墓壁画艺术风格变迁”“古代壁画的保护修复技术”等专题讲座。

80后赵楠不仅带着孩子一起看,还特地买了上美影厂出版的同名绘本。“孩子很喜欢看阿凡提,有一个故事是讲巴依老爷卖树阴,看完之后我就给他总结,以后在生活中,是不是也应该多用大脑思考一些智慧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呀。”赵楠说,“孩子有时候会觉得这个动画怎么有点卡,画面也不太‘清楚’。如果这些经典国产动画能得到修复,让一代一代的观众都能看到,是一件特别好的事儿。”

动画会老,修复后就能继续流传,在一代一代的新观众中,老动画依然是好故事。李帆和妻子带着两个女儿一起看《葫芦兄弟》,片头曲响起,夫妻俩会不由自主地跟着唱起来。

罗伯斯表示,“民众通常误以为,屋内环境足够安全。如果无人出门,确实如此。但如果家中某个成员外出,比如去超市,然后排队付款时,正好站在未做个人防护的新冠患者身旁,那么后果也许不堪设想。因此,在家中佩戴口罩,是保护家人健康的有效方法。”

1982年出生的李帆小时候爱看《天书奇谭》,这部片子曾被不少同龄人视为“童年阴影”。当他已经成为两个女儿的爸,这部动画也被他看了十几遍,“小时候只看剧情,现在会把动画片和自己的知识串起来,比如这个主人公有点像徐锦江;还看出了‘东方的普罗米修斯’的意味——从天上盗取天书、传到人间”。

不久前,艺人邓伦穿着“九色鹿T恤”上了热搜,动画《九色鹿》也再次被人提起。31岁的华岭是《九色鹿》的资深粉丝,小时候第一次看,片子播完开始滚字幕了,她还对九色鹿被出卖揪心不已。长大后,华岭知道,《九色鹿》的故事来源于敦煌莫高窟壁画《九色鹿经图》,“九色鹿的善、美和无私,像春风细雨一样植入我心里,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很多年,教会我做人首先要善良,其次是诚实,最后是不要互相遗忘”。

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于群表示,文化需要传承,需要青年一代自觉学习。本次以唐代壁画为主题的台湾高校巡展活动,既是唐代壁画展览首次走进台湾,也是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弘扬优秀中华传统文化,开展两岸民间交流的重要项目。